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36岁清华大学硕士猝死酒店马桶过劳死能否

来源: 时间:2018-10-24 18:09:39

36岁清华大学硕士猝死酒店马桶,过劳死能否算工伤?(图)

深圳36岁的IT男猝死酒店马桶上

3月24日一早,36岁的张斌被发现猝死在公司租住的酒店马桶上面。张斌是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学士、清华大学计算机应用专业工程硕士,生前就职于某公司深圳分公司,负责一个项目的软件开发,也就是我们常说的IT人士,又称“工程狮”、“程序猿”。

张斌2014年5月加入该公司,10月份被公司指派到南山科技园展讯平台参与华为项目的封闭开发,负责封闭开发项目的软件开发管理工作。由于项目进度紧、难度大,作为该项目的软件负责人,张斌经常加班加点,且没有加班工资。公司租了附近酒店用于项目开发期间的住宿。据张斌的妻子闫女士称,张斌经常连续加班到凌晨两三点甚至早上五六点,短暂休息后上午又开始工作。3月24日凌晨约1点钟,张斌发出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后,不幸猝死。

张斌的法医学死亡证明书显示,张斌符合猝死。他的同事李丽说,他们长期加班的情况的确存在,11点钟下班都算是早的了,很多时候会工作到凌晨甚至更晚。另一名同事也表示,特别是最后半个月,因为项目紧张,很多人周末也没有休息,基本都用来加班。

过劳死能否认定为工伤?

连续的加班已经成为很多现代职场人的家常便饭,“过劳死”这个名词也常常出现在社会中。“过劳死”一词源于日本,目前我国法律没有对“过劳死”进行明确界定,但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可以对“过劳死”做出如下解释:用人单位强令劳动者超出正常工作时间、工作强度,致使劳动者无法得到必要的休息从而严重影响其健康最终导致劳动者死亡的情形。

那么,“过劳死”是否应该属于工伤呢?所谓工伤,本意是指在工作中受到的直接伤害,主要看是否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以及由于工作原因造成。传统的工伤主要是指工作设备、工作环境造成的伤害。对于自身疾病,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但在实践中,“过劳死”是否应当认定为工伤存在着很大争议,虽然工伤保险条例中有“视同工伤”的条款,但常常出现突发疾病未死亡,或者在48小时外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而我国法律目前却并未对“过劳死”的构成要件、认定机构、认定程序和处理方法等进行明确规定。“过劳死”是否算工伤,需要综合多方面的因素考量,至少不是所有的“过劳死”都能认定为工伤。

劳动者的休息权如何保障?

劳动者的休息权应当通过立法得以明确,我国立法中对劳动时间和强度做了相应的规定,不过规定的违法处罚力度偏弱。如劳动法第89条、第90条仅仅以“警告”、“罚款”作为处罚用人单位的主要手段;劳动监察保障条例规定对违反法律,延长工作时间的用人单位可以依照每个劳动者100-500元的标准进行处罚。

在实际生活中,还存在所谓“员工自愿加班”的问题。从主观来看,员工为了高薪或者、事业心强可能会自愿加班,或者企业以考核绩效的方式定薪,迫使员工只能通过加班来完成工作任务,这样,在法律上来讲,企业似乎没有过错。另外,疲劳转化为疾病或者导致猝死往往会认定不清,用人单位很容易就能摆脱过错。所以,劳动者自身应加强防护意识,遇到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或实际执行中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应当及时向劳动行政部门反映;在平时工作中,要注意收集和保存单位的规章制度、工作考勤、加班记录、工作时间的规律性、出差情况等可以证明用人单位违法的证据材料,为日后进行诉讼做必要准备。

据2012年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年“过劳死”人数已达60万,超越日本成为“劳灾”大国,个人不注意健康工作,容易“过劳”。但是,我国法律对员工“过劳”的保障并不完善。当企业逼迫员工延长上班时间来提高自己的微薄收入时,恐怕最后的救命稻草就寄托在了现行的各种劳动法律法规上面。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早就制定了相关的规定:如果员工身故原因被认定为过劳死,就可以据此对雇主追责。在日本,如果被认定为“过劳死”,死者家属每年可以从政府领取两万美元左右的抚恤金,有时还能从公司获得高达100万美元的赔偿金。反观我们的法律,真的犹如“一纸空文”。当然,过劳致死的案例毕竟还是少数,可是“过劳”的劳动者在很多领域各行各业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你是否也在被迫加班?还是你认为拿命换钱真的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