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女子喂患病丈夫敌敌畏

来源: 时间:2019-02-01 23:36:42

女子喂患病丈夫敌敌畏

在庭审现场,刘祖枝一直在哭。

当卧病在床的丈夫难忍病痛,再次在深夜里喊叫时,已照顾丈夫7年的妻子刘祖枝没有再耐心劝慰,而是生气地递上了敌敌畏,并亲眼看着丈夫饮毒毙命。

昨天上午,涉嫌故意杀人罪的刘祖枝在市二中院受审,从头哭到尾的她反复称自己“真的不是故意”。因刘祖枝曾对婆婆尽过孝心,死者的4位兄弟姐妹联名为她求轻判,并放弃民事索赔。

妻子承认毒药杀夫

昨天上午9时40分许,刘祖枝被法警带进法庭。中等身材的她步履沉重,边走边在旁听席上扫视,但未见到家人。站定被告席,她未及开口,就已经痛哭流涕。

现年49岁的刘祖枝是河南省罗山县人,初中没毕业的她对于审判长宣读的被告人诉讼权利,半天没明白什么意思,审判长耐心地向她逐一解释,并提醒她要控制情绪。

检方指控,刘祖枝于去年11月8日凌晨3时左右,在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其暂住地内,因不满患病丈夫秦某(殁年49岁)喊叫,影响他人休息而与丈夫发生口角,后将其暂住地内备有的敌敌畏提供给丈夫服用,造成丈夫中毒死亡。检方认为,刘祖枝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

对于指控,刘祖枝当庭承认属实。

曾照顾卧床丈夫7年

刘祖枝说,她与丈夫是同乡,1981年结婚。婚后两人感情很好,但因丈夫没有生育能力,两人一直没有孩子。结婚后的第8年,他们领养了一个女孩,“我们一家三口很幸福”。

2003年,在京经营早点摊的秦某得病了。刘祖枝的养女说,父亲起初总是摇头,用手拿东西时总是颤抖,生活不能自理。母亲曾带父亲到医院检查,结果诊断为小脑萎缩。

刘祖枝当庭说,秦某的病是遗传,他的母亲、舅舅都得过这种病,“医生当时说治不好,最多能活个一年半载,让我好好照顾”。当时,她很难过,“他对我挺好的,我也想让女儿有个完整的家”。她不再让秦某干活,而是在家静养。两人之前开的早点摊也关了,她独自一人卖煎饼支撑家庭。

幸运的是,秦某活了下来,只是记忆力开始衰退,无法走路,只能呆在床上。刘祖枝说,她每天照顾丈夫,丈夫也离不开她。

2007年,她回老家办二代身份证,让姐姐帮照顾丈夫3天,结果丈夫不吃饭,催她回来。“这么多年,我全心全意为我丈夫,他生病后我没有嫌弃他,也没有怨言。”

秦某的家人及房东也在证言中说,这么多年,刘祖枝艰难度日,但一直对秦某照顾不错。

患病丈夫呻吟扰民

从去年夏天开始,秦某的病情开始加重。刘祖枝说,丈夫经常在晚上睡不着觉,“哎呦、哎呦”地大声呻吟。“问他怎么了,他就说浑身疼。”刘祖枝的养女说,她和母亲带父亲到医院看过,“医生说由于脑萎缩导致全身肌肉萎缩,所以会浑身疼”。

除了自己痛苦、影响家人睡眠,秦某的呻吟声也吵得邻居睡不着觉。去年10月10日,刘祖枝去找房东交房租,但房东不要,而是让他们搬家,因为房东接到了邻居们的投诉。

刘祖枝说,她回家后告诉了丈夫,劝他忍着别再叫了,但丈夫根本控制不住。她也给丈夫买止疼药,但吃了好几种药都不见效。同时,她也开始找其他住处,但一直没有合适的。

刘祖枝还提到,因为疼得受不了,丈夫还对他两个妹妹说不想活了,“我知道了就劝他,他也舍不得我和孩子”。但在去年11月8日案发那天,刘祖枝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再劝丈夫。

当日凌晨3点多,睡梦中的刘祖枝和女儿被秦某的“哎呦”声吵醒。刘祖枝的女儿作证说,她醒后让她父亲别叫了,但父亲还是叫,她指责了父亲几句,父亲当时说他也不想这样。随后,她母亲也起来说她父亲。“我父亲说他挺难受的,想死也死不了。我母亲就说‘他不是想死么?给他倒点药,看他喝不喝"。

刘祖枝的女儿说,刘祖枝随后向一个杯子里倒了约两厘米高的农药,递到秦某面前,秦某接过杯子就把农药喝了,喝完又喝了两口水。之后,秦某开始咳嗽,嘴里吐白沫,没多久就呼吸困难。她提出送父亲去医院,但母亲说别去了,人看样子不行了。

曾撒谎称丈夫病死

昨天,刘祖枝的说法与她女儿的证言有一些出入。她说,她当时让丈夫别叫了,结果丈夫用家乡话骂了她。“我当时生气,就说明天给他买耗子药。谁知道一气他,他骂得更难听了,我就拿毒药给他。”

刘祖枝说,她拿的毒药是敌敌畏,几年前一个打扫卫生的人给她用来杀苍蝇的。她否认自己把装有敌敌畏的水杯递给丈夫,而是称放在了他床边,还说了句:“有本事你就喝!”随后,她去解手,结果丈夫说了句“谢谢你”后,抓起杯子喝了敌敌畏。“我没想到他会喝,我就是吓唬他的”,刘祖枝说,我赶紧上去抢杯子,并把杯子和剩余农药都倒在垃圾袋扔了。回来后,她看见丈夫不动了,就喊他,还给他喂水。

公诉人此时问她:“你知道喝完敌敌畏再喝水会加重毒性吗?”刘祖枝答“不知道”,她说,自己当时都吓蒙了,并承认没让女儿打120急救,“我认为救不了了”,约一个小时后,秦某死亡。当晚,刘祖枝打通知了她的大姑子和小叔子。她说秦某喝了农药,但没提是自己递过去的,也让女儿别说。此后,刘祖枝曾试图将秦某的尸体火化,但开不出死亡证明。她的女儿向警方报案。

起初,母女俩均对警方说秦某是生病死的。然而,尸检结果最终证明秦某为敌敌畏中毒死亡,刘祖枝因有重大嫌疑,随后被查获归案。

昨天,刘祖枝在受审时几乎是从头哭到尾,其间她曾喘着粗气反复念叨着“我真不是故意的”,她说自己错了,法院怎么判她都接受,她甚至愿意和丈夫一起去死。

死者家属联名求情

昨天,刘祖枝的辩护律师出具了两份联名求情材料。一份是刘祖枝户籍所在地44名亲属联名签署的担保书,另一份是死者秦某的姐姐、两个妹妹以及一个弟弟出具的证明。他们都称,刘祖枝与秦某多年来一起艰难度日,秦某长期卧病在床,浑身疼痛难忍,严重时达到绝望的程度,生不如死,经常寻绝路。刘祖枝一边做生意,一边伺候丈夫,承担着家庭负担。

秦某的兄弟姐妹还说,刘祖枝非常贤惠孝顺,结婚后先是伺候秦某的奶奶、母亲,为他们养老送终;接着又伺候秦某多年,夫妻关系不错。他们认为,刘祖枝为秦家付出很多,尽了很多义务,他们愿意放弃民事索赔,并希望法院对刘祖枝从轻处罚。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庭审焦点

>>辩护人

属于助人自杀

刘祖枝的辩护律师认为,刘祖枝没有杀人故意,秦某是自杀而非他杀。

律师称,秦某早有自杀念头,在刘祖枝递上敌敌畏的时候,秦某说了句“谢谢你”,“从这句谢谢你可以读懂秦某的心理,他多么渴望死去”。律师认为,秦某当时是一种高兴的心态,对自身死亡有明显过错,刘祖枝为秦某寻死自杀起到了辅助作用,且敌敌畏是为了杀苍蝇用的,并不是为了杀秦某准备的,她不构成犯罪。

>>公诉人

涉嫌故意杀人

公诉人认为,刘祖枝故意杀人的动机是非常明确的。他指出,刘祖枝首先明知秦某有过轻生念头,极有可能会喝下毒药,仍向秦某提供毒药,说明她至少具有间接杀人的故意;其次,秦某喝下毒药后,刘祖枝有时间对秦某进行救助,而且敌敌畏中毒的救助措施并不困难,但刘祖枝不仅不履行救助义务,而且在女儿提出要打120的时候又进行阻止,在主观上已将间接故意转化为积极的直接故意。

公诉人称,此案不同于一般的帮别人自杀,也没有证据证明秦某当天就想自杀。他认为,秦某的那句“谢谢你”,不是表达感谢,而是绝望。“我们可以试想一下秦某当时的心情,本身承受着病痛的煎熬,因病影响着他人休息,还要受到家人的谴责,伤心、无助、无奈、绝望。其实这时候只要有一双温暖的手伸向他,哪怕只是一句暖人心的话,就有可能重燃他对生活的希望,可刘祖枝却向他递去了一杯冰冷的毒药。秦某会怎么办,他又能怎么办?”公诉人认为,虽然表面上看,秦某是自己喝了毒药,但在当时的情境下,秦某不是简单的自杀行为,而是在心理压力的驱使下才喝的毒药。

检察官说案

情与法交融的案件

公诉人昨天坦言,实事求是地讲,在办理此案过程中,他的心情也是既矛盾又复杂,“毕竟法律是无情的,但是法律又不能不尽人情,饱经苦难的秦某的死亡,对于同样承受着苦难的刘祖枝而言,或许是一种解脱,但是这种解脱的代价,就是在卸下人心的一个枷锁之后,又戴上了另一个更为沉重的枷锁”。公诉人希望刘祖枝能从案件中深刻汲取教训。“要知道,离开了法律的轨道,任何人都不可能实现真正的解脱”。

同时,公诉人也肯定了刘祖枝具有好的品德,“秦某卧病在床,行动不便长达十几年,在秦某病情不可逆的发展过程中,刘祖枝对他一直悉心照顾,不离不弃”,他也希望法院酌情从轻处罚。